我的十年

1998
热爱打乒乓球,中午午觉时间去打,课间10分钟从窗户钢筋缝隙里钻出去打,甚至考试提前交卷去打,教室座位抽屉里永远塞着一到两付球拍。
比较邋遢,特别害怕洗头,因为住在学校里,于是经常发生老妈整个校园追着我要给我洗头发的场景。
缺钙严重,经常夜惊,最严重的一次醒了还是浑身发抖,最后跟爸妈一起睡才安稳下来。
参加学校一年一度的文艺汇演,跟同班的表哥一起表演了一个相声,据说效果还不错。
夏天长江流域发生了特大洪涝灾害,家乡影响不是很明显,只记得电视里JZM穿着军装,裤腰带快肋到脖子了。

1999
被忽悠参加了校运动会,而且是100米,跑完体育老师跟我爸说,像一只大公鸡在散步。
中考,所有同学跟随几个带队老师到县城里住旅馆,感觉特新鲜。
考数学前一晚,跟同学在旅馆对面的街机房打街机到深夜,于是第二天考砸了。
中考之后把十几年没变过的发型改了,理了个只有两厘米左右的平头,因此挨了老爸一个耳光。
国庆在大姑妈家看了大阅兵,印象深刻,那段时间觉得我爸长得像毛主席。
还是在大姑妈家,第一次完整的看了一场足球赛,沙尔克04对阵勒沃库森,比分忘记了。

继续阅读我的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