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亲情拴在一起

文/韩振远

  韩振远,《读者》签约作家,其作品《“50后”与“80后”》(点击浏览原文)在2008年第2期《读者》(原创版)刊出后,引起强烈反响,博文点击近14万次,回复近1900条。《被亲情拴在一起》是他对于参与讨论的读者的回应。

  2007年冬天的一天,迎着纷飞的大雪,走在茫茫雪野,我接到了数千里外女儿的电话,她说她也正走在雪花飞舞的大街上,准备去公司上班,问家乡是不是也下了雪,家里冷不冷。那一刻,女儿的心被大雪牵回了家乡,我的心也越过雪野,被牵到了女儿所在的城市。

  人到中年,最常有的是回想与挂念,回想的是自己的过去,挂念的是儿女的现在与将来。站在雪野中,我想到了女儿现在漂泊的艰辛和未来的渺茫,想到自己以前的经历和现在生活的压力,想到了我们这两代人。

  这本来是境遇完全不同的两代人,却被亲情和命运拴在了一起,要共同面对时代带来的烦恼。

  经历过饥饿、“文化大革命”的“50后”们面对新时代,感受最深的不是新与旧的对比,也不是社会的变革,而是烙在自己身上的印痕。他们是丧失了自我的一代,曾经疯狂过,为砸烂旧的传统激情四射,结果在新与旧的交替中,事实上成了坚守着旧传统的最后一代人。脚跨进了新时代,脑子还停留在以前,有理想,有梦境,偏偏缺少现实感。在新时代的浪潮前他们迟疑不决,缺少足够的心理准备。对下一代的行为就只能按照自己的思维方式去解读,结果带来的是更多的迷茫与苦恼。理解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在这五彩缤纷的社会中后辈生活的不易。从此孩子的未来成了他们永远的牵挂。学习、工作、生活、婚姻,无一不让他们牵肠挂肚,于是,顾不得早已疲惫不堪,又踏上了为孩子奔波的人生旅程。

  因而,他们虽然经历过不同的时代,却与下一代有着共同的烦恼,因为他们如今与孩子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有着血浓于水的亲情。

  我还有一个生于90年代的小女儿,几年后,不知以日渐衰弱之躯,还能不能像现在一样,和孩子一起背起时代的重负,为孩子提供一片精神的阴凉。

  那天,我在雪地里站了很久,雪停了,大地银装素裹,格外宁静。我给女儿打了电话,女儿说,那边的雪还在下,很大很大,快成灾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