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

想写叫随笔的,觉得这俩字比较牛X,应该是人家文人作家之辈用的词,我们只算是无聊发发神经,来点感想了就码出来,看起来誓必会有点婆妈。
今天上班就基本没做什么事,看了好些文章,于是跟着共振了,共鸣了,就冒出来好多想说的,突然发现好久没有看些文章了,终日浸泡在一些快餐类的文字中间, 却也活的貌似充实。从南京回来后(后面提到)便上火了,嘴唇干裂到一夜就起了一大堆水泡,看起来像是两根放到油锅里炸了下的香肠,体内的火加上心里的火,需要找个地方发泄发泄,于是就来叽哩哇啦的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了。
昨晚在一个群里聊天有人说我,现在男人怎么都喜欢等爱降落阿,真是好笑。我说懒啊。想想已经不是第一个人对我说这样的话了,几年前就认识到这么个问题,跟其他众多毛病一样,一直想改,一直懒得改。这么一说,上个周末我做的事,对我来说绝对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算得上人生的里程碑啊。周六晚上,跟三舅家的表姐在QQ聊起天来,不知是突发奇想还是早有预谋,说给我介绍个女朋友,还让我周日就过去,其后陪女朋友刚回来的表哥加入表姐阵营,双方开展了拉锯战,最终我败下阵来,决定第二天早上搭火车赶往南京。接下来的几天发生了很多事,很开心。然后周一请了一天假,来一趟南京总不能不去舅舅家看看,这样周一晚上回来苏州了。说是里程碑是对于我这么一个"宅男"来说,坐2个多小时火车去"相亲"(可以这么说吧),是第一次,不知道算不算一种改变。
下午看村上春树的几篇小说,看完了总想抽烟,我没有烟瘾的,大四下半学期开始抽烟,也只是图个好玩,我琢磨着可能村上春树的小说里都带着些许颓废的味道,因为还在上班,只能忍忍,决定下班回家路上买一包,结果到家里打开电脑了才想起来,最后还是下楼买了一包软一品,对于烟的牌子档次我没有讲究,只是单纯的以为贵点的对身体伤害少一点,伤害少点多点我又无所谓,只是买的时候跟小卖部老板对话越少越好,“有紫一品吗?”,“没有,有软一品”,“好的,来一包”。本想听点纯音乐,电脑里却没有存档,又懒得去读碟,随便选几首听听,声音开的不大,然后点上一支烟,深吸一口,可以听到烟叶燃烧的沙沙声,然后徐徐吐出,同时鼻孔吸进,最后再从口中吐出,这样一支烟抽完会很有感觉。当然完了得刷牙。
这几天上网看来不少博客,才发觉RSS的方便与趋势,今天先是看了一篇孔庆东的博客,里面提到鲁迅的《魏晋风度》,于是去看了,了解了曹操嵇康阮籍等人。接着看月光博客里帖的安妮宝贝的文章,看了几篇,又有提到村上春树的《象的失踪》,于是也去找了看了,完了觉得不过瘾,又去找一些春树的作品,以前只看过《挪威的森林》,今天又看了几篇中短篇,觉得林少华翻译的还真是美,把村上春树的味道全都翻出来了,虽然不知原文到底是个什么味儿。
周日晚上,表姐表哥和我三人在聊天,问到我是个怎么样的人,我想了半天,最后岔开话题蒙混过关了,缘由是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单纯的金牛?不是!花心大少?也不像。或是闷骚?有人看到这儿肯定高呼“是的是的,你就是这么个人!”也许还真有那么一点儿……但是我不承认~我就是一个青春阳光单纯上进超级猛男!恶心你一把~~
国庆回家,爷爷80大寿,来了好多亲戚,我哥哥一直在跟成年人高谈阔论,我却乐于和小朋友们嬉戏打闹,也因此被嫂子们笑话了好多次,当然都没恶意的,我当时忙于继续跟小朋友们玩,无瑕向他们解释,是我特别喜欢小朋友吗?不尽然,我二舅家的小孙子,我看到他就想扇他耳光,不知这感觉还得持续到他多少岁。当然,听话的小孩我还是很喜欢的,我的确比较喜欢跟他们一起耍闹,因为他们思想单纯,还因为我自己的一些感触。经常翻一些老照片,翻到好多小时候自己的照片,每逢看到一些跟大自己很多的表哥表姐或者其他长辈一起拍的老照片的时候,总是会会心一笑,然后回忆当时的美好时光,多么美好,会想有那么美好的回忆多幸福。现在我长大了,对于我那些小表弟小表妹们,我又会想,等他们长大了,会不会记得他们小时候跟他们一起玩闹的表哥我呢,嘿嘿,我跟自己说的一句话是,能活在他们童年的记忆里我觉得很幸福。
再点燃一支烟,听几首老歌,然后刷牙睡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