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一个快乐时代!陈奕迅《不想放手》

  谈论陈奕迅,逐渐成为我们身边一帮朋友之间的常务话题。每当我们说到华语音乐怎么怎么的时候,无论扯东扯西,总会扯到陈奕迅。记得不久前,曾听一位资 深的业内人士说到:香港,幸好还有陈奕迅。看着他现在在大江南北两岸三地的火红,对于我们这些在九十年代后期成长起来的乐迷来讲,是一种由衷的欣慰,因 为,我们有幸能亲身见证了,一个歌者,是怎样从新人变为符号的。
     在我们成长的年代,没有徐小凤没有邓丽君,没有许冠杰没有罗大佑,张国荣和谭 咏麟早以登上神坛,四大天王亦成为过去,那个时候,周杰伦还没有横空出世,超女快男还没有鬼哭神嚎,而真正陪伴着我们走过十年校园时光的,就只有陈奕迅。 所以,陈奕迅每一次发片,都牵动着我们这帮85后、90前的内心。
     十年后,当《我的快乐时代》在年月的消逝中被磨烂以后,我们也从当天的花痴 蜕变成今天的独立思考者。我们不会再对着陈奕迅的影像盲目朝拜,对他的要求也越来越严厉,因此,当我看到他凭《认了吧》获得金曲奖“最佳国语男歌手”提名 的时候,我只把之当成音乐人与商人互相妥协的结果,丝毫没有一点兴奋。
     《认了吧》是我写乐评以来唯一没有写过的陈奕迅专辑,因为我觉得这样很没意思,我不想再评多一次《What’s Going On…》。或者对于我来说,陈奕迅应该是有两年没出过国语专辑了。
     所以,当我收到久违两年的这张《不想放手》之后,我马上感到异常的惊诧——这张专辑居然以童话般的漫画人像作为大碟的封面,而有别于死板老套的大头像,使我对这张专辑的兴趣渐渐浓厚起来。
     翻开封套后,这种兴趣不断转化成惊喜——整个唱片封套就像一本几米式的连环画,苏敏怡用十一幅独立的油画将整张专辑的所有歌曲串连起来,而每一张油画不 但精美别致,而且还和专辑内每一首歌紧紧结合,令人感到,在香港这么一个凡事讲究商业效益的乐坛,居然还能够出现这种艺术先行的创意概念——毕竟有不少人 会因为明星的大头照而购买这张唱片的——实属非常不易。
     据闻《不想放手》之所以叫“不想放手”,就是因为陈奕迅不想放开自己对专辑的制作权。也许这就是陈奕迅坚持要保留自己在专辑制作过程中的参与权的结果。
     《不想放手》算不上概念专辑,但比起《认了吧》的东拼西凑,全张碟一路下来思路清晰、风格统一。这不单表现在那十一幅连环画对主题的呼应,更加重要的 是,《不想放手》全碟只用了一个制作人——Jim Lee(李振权),虽然我一向很疑惑为何香港歌手出国语碟就非得要用台湾班底,但单一制作人在控制大碟的平衡性方面所显示出来的调顺效果确实很值得一众歌 手去借鉴。
     而顶着“金曲奖最佳制作人”头衔的Jim Lee确实也算得上不负众望,将《不想放手》调理得柔韧有余。继承他一向不喜欢“过度制作”的理念,《不想放手》全碟的确非常清新直接,基本上就是爵士加 民谣再加小小蓝调,对比起陈奕迅上一张大碟《Listen to Eason Chan》奢华效果,这次《不想放手》几乎就是走第二个极端。
但看似简单的元素里面其实却加入了很多新尝试——本来爵士民谣蓝调就不是陈奕迅擅长的领域,要是在以前,像“路…一直都在”这种歌是不可能用来做主打 的,而且还是第一主打。比起“十年”或是“爱情转移”,Adrian Fu的旋律不具备攻占KTV房的流畅度,歌词也与爱情无关,用这样一首励志歌来当主打,基本上就有点儿属于放弃市场、自娱自乐的意味,但也就是这样特立独 行的陈奕迅,更加增添了乐迷对他的敬佩。而事实上“路…一直都在”也确实是一首值得我们仔细品味的作品,简单的吉他和弦与鼓法再加上几声和声,Mac Chew只是用了这样基本的元素就构建了一个充满温馨憧憬的基调。
     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吴向飞的歌词,作为一个年轻的填词者,他在填写这种题材的 时候并没有犯很多国内励志歌“假大空、浮夸风”的毛病,真正放进了自己的真情实感。如果说“路…一直都在”还没能让我们看清吴向飞的功力,那么在接下 来的“独居动物”中他则完全表现出自己的身价。本来像Level 28谱写的这种难以填上中文词的旋律,如果落入国内很多三流词人手里很容易会成为那些言之无物大喊口号的鸡肋,但吴向飞鬼马调皮的笔法不但清晰地道出了众 多宅男的内心世界,而且还到处洋溢着幽默感。如果再看看另外一首由他来填写的“臭美”,我们就会知道这种幽默并不只是单纯的偶然,曲世聪写的“臭美”也属 于不好入词类型的旋律,但在歌词里吴向飞对“臭美者”辛辣的讽刺所体现的,除了他丰富奇特的想象力,还有他成熟老练的填词技巧,使人难以想象他只是一个二 十来岁的小子。只要我们不以看待黄伟文或者林夕的水平来看待他的,吴向飞绝对属于国内一流的词人行列。难怪陈奕迅会将“7”这么私人的秘密放心交由他来表 达,虽然在我看来他在“7”里的处理有点儿卖弄和故弄玄虚,不过作为在整张大碟里所填写的唯一一首情歌,吴向飞也向我们展示了他自己别树一格的笔法。
     值得一提的是“7”的作曲人是曾经与萧亚轩擦出过很多火花的倪子冈,不过在这首歌上无论是旋律还是他负责制作的配乐都未免有点太过平淡无奇。相比之下另 外一首同样出自倪子冈手笔的“漂亮小姐”则显得有趣得多,作为整张大碟最重口味的一首歌,不论是歌词、编曲还是陈奕迅的演出风格与和旋律结合得天衣无缝。 而这首由倪子冈自己与卓伸颖一起填写的歌词,词内又“列车”又“月球”又“葡萄成熟”,看来陈奕迅不但成了宅男的形象顾问,还成了一系列名词的代言人(这首歌居然在内地被禁,审核的人究竟是错把宅男当痴汉还是自己当痴汉当得多太敏感了…)。
     不过倪子冈作为一位音乐人,在填词的时候能够表现 出这样独具心裁的文字触觉,实在难得。因为在在同一张大碟内,另一首由一个人来包办曲词的“不要说话”就是一个失败的例子,小柯创作的“不要说话”在这张 专辑里是一个相当异类的存在,在音乐类型上,这是全碟唯一一首具有卡拉OK元素的旋律,配乐上也采用了较Pop的编排,而在题材上,这也是《不想放手》唯 一一首真正意义上的情歌,但小柯的歌词实在有点枯燥无味,毫无风格,与同碟内其它作品相比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大概小柯真的不怎么会说话。对比起来,大碟 里另外一首温情作品“倒带人生”就显得高明很多。当然,方大同作为一个几乎被捧上神坛的新秀,在创作这类R&B配爵士的歌曲时绝对是驾轻就熟,游 刃有余,难得的是和陶喆合作无间葛大为,在第一次为陈奕迅填词歌词的时候就奉献了一则如此具有小资情调的“倒带人生”,和整首歌的基调配合得滴水不漏。不 过,要说专辑中最使人惊讶的则来自由英国人Russell Harris亲自为陈奕迅谱写的“Aren’t you glad”,不只是因为他写出了整张专辑最流畅的一阕旋律,最重要是这种Bohemian式反思城市物质主义的歌词,十足就是一个林夕装上英文版补丁后的 成品!
     我不知道,究竟是林夕这种反思主义者已经将他的信条传染到西方,还是在西方世界里,对现代城市主义的反思真的如此普片。当钢筋铁幕急速 进占这个地球的时候,很多在城市中成长起来的知识份子都纷纷对“城市年代”的世界进行反思。“然后怎样”是一首很容易使人动容的歌曲,虽然曲世聪所写的旋 律只有短短两分多钟,但林夕寥寥数笔就将当下廿一世纪迷惘一代的复杂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的确,几乎每一个生活在城市中的生命,都经历过狂热之后冷淡,都 尝试过愤慨之后的阑珊,我们每个人,可能刚开始的时候,都只是贪玩,继而成为了负担。但我完全不认为“不想放手”的陈奕迅应该以“然后怎样”的方式来结 尾,虽然前方的路永远是未知的迷,但对着前路自我拷问“然后怎样”,恐怕只是一种林语堂式的消极避世,我很难承认这是一个反思主义者应有的态度。所以,我 认为更加适合为这张《不想放手》作结语的应该是“土星环”,最使人敬佩的应该是能够从Adrian Fu消极的旋律中领悟出积极意义的黄伟文。在这阕讲述理想主义者对自己理念的坚持和追求的歌词里(虽然好像很多人将之当成“情歌”),黄伟文真正向我们展 现了一个“不想放手”的陈奕迅,和他的一帮同伙,在梦幻的极乐园里,结伴同游,笑傲尘世,在全世界都接纳他们之前,一直坚守堡垒,他们每一个就像苏敏怡笔 下那个快乐的小王子一样,永远展露着笑颜。我们本来在哪里也可以,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们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我们都有所追求,都希望靠我们的双手去改变一 些东西,纵然那只属于青春的菱角,可能会在年月的洗礼中被磨平,但都不能够成为阻挡今天热血的理由。我们可以反思,就好像这张《不想放手》,固然它还远远 远远不够称作完美,甚至和陈奕迅的粤语专辑相比,差距显然易见,但反思不是我们逃避的借口,而应该是令我们不断完善自我的药剂。
     十年之前,我们听《我的快乐时代》,可能我们都不曾想过陈奕迅能够达到今时今日水准和成就,十年之后,但愿我们依然能够和陈奕迅一样,在反思中继续成长,而心中的熊火还没有熄灭。
但愿我们都有一个快乐的时代。

作者:


评论人:邮差365 

  确实写的很主观,已经不是一篇常规乐评了.
而是借这个话题浇自己的块垒.或者是一种基于陈奕迅现象的文化评论.
但我真的不希望这位歌手,忽然摇身一变,就上升位都市白领代言人,中产小资的寂寞疗伤解药(咳 我不是在说你 小娱….)
     可以看得出,JIM LEE、刘志远、林夕这几个老搭档一直都想给他做点总结,或者说是个人阶段性怀旧的东西,什么特别鸣谢,什么我的快乐时代……也不是说他在这里玩点偏爵士的东西,沙发一下,蓝调一下,臃懒一下,优雅一下不好。但太过优雅就不像是陈奕迅了。
     词作有内涵,但更偏普及型而无深刻的笔锋;曲风偏舒缓,但过于压抑委迤。相比起《U87》和《LIFE CONTINUE》的编排层次感,快歌碟LTEC在不同舞曲元素的多方面展现,这次在慢歌上做得不够洒脱,起码是慢曲元素中可挖掘的方面其实不够,还可以 再挖一下。而里面仅有的两首偏欢快的歌,其实依然不能算快歌。可以考虑与专辑风格协调,但编曲元素上可以增进更丰满的颗粒。
     说白了,就是慢曲还可更新鲜,快歌还可更细腻。既然玩得钢琴蓝调,怎么不玩多点R&B BOSA NOVA FUNK COUNTRY风的FOLK . 至于尝试新人,倒是不错的点子.就算是功课交得不太陈奕迅,也可以满足.唯一的问题是,这个陈奕迅终于像周星星一样,变得不再香港了.这个才是在< 我的快乐时代>十周年纪念之际,最值得担心的问题.CEPA下的陈医生,变成了两岸三地的共同回忆,那样的误读,早已超过了从前<黄金时 代>和<快乐时代>里迷惘一代的内涵.因为我相信,其实他们之间并不同步,所以对于HK的过去式,如今倒有可能成为这边的现在时.HK 那边的行货,这边却未必觉得如是.
     十年之后,依然是华星班底在起着作用.但听歌的人,却有很多只会挑一两首主打歌细节来研究,而 不去深究回华星当年对大碟概念,编排定位,对时代背景的刻画.——当然也没人觉得有必要关注。有时会令人狐疑,像陈以及JIM LEE 刘志远 王双骏 林夕 黄伟文 那样的幕后人 苦心孤谚了一张概念大碟,以后还会不会有赏识他的歌迷,不是只听歌,或只HC人的粉丝去理解这种东西。
     就像周星星的电影,以前启蒙了不少人从无里头的搞笑走进小人物的悲喜,再走向独立个体的思考。但如今他的粉丝,只要见是偶像出品,哪怕一部烂片都坚决捍卫。这哪有一丁半点其偶像当年作为颠覆者符号时的风骨?
     学我者生,像我者死。有几多人真能像张歌神那样上了神台,都依然保证到《在你身边》那样对音乐的追求。黄金时代的陈奕迅上了神台之后,会不会像周很忙那 样吃老本都依然惹来大堆盲目崇拜?或许他自己在《怎么样》《WHAT‘S GOING ON》和《然后怎样》里都有类似的担忧,潜意识地透露过,但很可惜,最后搞不好还是《认了吧》——你看看这张烂碟都还有多少人为之叫好?
     当大家都唱得好了,声音都实力派了,都星光帮了,是否就已不需要专辑质量的存在,不需要音乐上的追求,不需要对更多内涵的关注了呢?那样的话,依然还是周耀辉所担心的,不明不白只为了爱爱爱的天花乱坠时代。


    因为跟作者是一个年代出生的人,所以看着很有感觉,虽然写的的确主观了点。另外还有一篇写这张专辑的,但是是网易专稿,赫然有“网易娱乐专稿,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几个大字杵在那儿赫然,外链一下吧:

《不想放手》陈奕迅的寂寞解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