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睡梦回儿时乡下

稻田

    午睡的这档儿做了个梦,梦见小时候在乡下老家的很多回忆,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醒了觉得不过瘾又强行回笼了一刻钟。
    每年的国庆这会儿,都是割稻子的时间,家里忙得呼哧呼哧,我们小孩子跟着跑来跑去,也忙得呼哧呼哧。更小的时候,家里一般不让跟着去田里,待在家里边看门边写作业,很无奈也没办法,有几次父母下午下田,到很晚了还没有回来,我就一个人坐在前屋等,等啊等啊,天都黑了,我很想去田里找他们,但是这样家里就没人了。我又想找把锁把门给锁上,但是又害怕出去找不到家里的稻田而跟父母走岔了,他们回来进不了家肯定要打我。想来想去,只能呆坐在门口,伸着脖子望着田里的方向。后来大了些的几年里,一般看门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爷爷了,所以我就可以自由的跟着板车后面跑,偶尔也可以推两把,大多数时候是跟着村里其他小朋友在稻田里四处狂奔,寻找奇怪的小生物,赤脚走在稻梗上,或者顺着稻田边上的河走下去,一直走到从来没去到过的地方,再指着河里隐隐约约的模糊的东西大叫水鬼然后尖叫着往回奔。跑到大人在的地方还在尖叫,母亲会停下手里的活,说上一句"喊魂啊喊?!",父亲则会说"跟个小痴子似的,家去!"接着我跟朋友们继续到别的地方找乐去。
    小时候的国庆没有七天长假,但是也不短,忘记具体几天了……总之每次老师都会布置很多很多作业,每次都是开学前一天晚上拼命的赶。我上学跟老家不在一 个镇,只有周末和放假才回去,所以国庆回家之后家里才能开始准备农忙,磨镰刀,找板车(我们那儿叫平车),打场,等等准备活动都需要做充分。割稻子用的镰 刀跟平时割菜用的不一样,要长很多弯很多,所以平时不用,每年都要现磨。板车家里有,但是要去借水牛,村里为数不多的水牛的档期都排得满满的,如果借不到 水牛,那就只能人力来拉,父亲就是因为拉了几年落了个腰肌劳损。对我而言,打场是最好玩的,因为手续比较繁冗,过程也很有趣。首先得拖一根长长的水管将从院子里水泵里抽的水送到院子外的大场上,如果没有水泵那只能一桶一桶的挑了,水要浇得均匀湿透且不能太烂,等水基本全渗下地面之后,牵来老水牛后面挂个石滚,便开始打场了。父亲在农活方面是个外行,邻居家的大爷一到这个时候就会展示一下他那辽远的歌喉,整个村落大概都能听见他那抑扬顿挫的叫喊声,虽然父亲对此很崇拜,但我并不觉得那很好听,大概老水牛喜欢听吧。
    这样打场的目的是为了让地表更硬,到时候稻粒不会陷到泥土里面去,当然还是会有很多陷进去。稻子收割回来全堆在场上,有些颜色还发青, 第二天就平铺开来开始压了,这个过程漫长而无趣,有时候还得持续好几天,于是停了的时候我便会跳到稻子里打滚,有一次晚上跟一个表哥躺在上面,他说有一家 人住在马路边,稻子就放在马路上,结果小孩儿躺在上面睡觉被汽车给压死了,当然这是假的,但是还是把我给吓跳起来了。压完了稻子,基本上就是稻草跟稻谷分 开了,然后把两者分别集中起来,进入下面两道程序。先是把稻草堆成草垛,这个需要技巧,一不小心堆了一大半草垛倒了就闹笑话了,可惜这技巧我没掌握,大抵 就是每次铁叉一叉送上去都得压一压,然后注意平衡,基本上完成了就是一艺术品。剩下的稻谷里面夹杂着很多泥土,所以需要过滤一下,这个过程叫做“扬场”, 顾名思义就是将稻谷用木锹扬到空中,利用风力将灰尘吹散,很明显,这个过程需要有风,没风的唯一办法是:等。
    很多年过去了,收稻子不再需要手握镰刀一把一把的割(我也割过一次,哈哈),不再需要四处寻借老水牛来“打场”,也不再需要大叫起风了然后急急忙忙跑 去“扬场”(我也扬过,但是那时候没力气扔不高,效果太差就被罢免了)。我们家的地慢慢变少,最后全部扔掉一亩不留了。几年后搬到县城,每年都很难有机会 再回到老家,奶奶十多年前已经过世,我爷爷一个人不肯搬过来,他说待在楼里太闷,坚持一个人住在老家,逢年过节才过来,门外原本面积很广的大场现在已经种 满了一些小蔬菜,只留下一条路通行。

下午又没工作,真变懒了

《午睡梦回儿时乡下》有2个想法

  1. 我相当喜欢乡下奶奶家的菜园子. 虽然小小的,瓜果蔬菜还有鲜花却多达二三十种. 难以忘怀那夏天的花香.

    PS.怎么老是验证码有误,我要崩溃了..

  2. 我相当喜欢乡下奶奶家的菜园子. 虽然小小的,瓜果蔬菜还有鲜花却多达二三十种. 难以忘怀那夏天的花香.

    PS.怎么老是验证码有误,我要崩溃了..

    这个问题我之前改过了,后来更新又被覆盖了,抽时间再改一下,是很恼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